基地养殖注册

【温暖迹忆】你在等谁路过------寻访无锡古村落

【温暖迹忆】你在等谁路过------寻访无锡古村落

  十一月初,阴转小雨。

  无锡因着连日小雨,气温骤降,翻看日历,转眼立冬。 本来打算趁着月初到周边寻访古村,却因为气候以及工作等缘故,一直未能成行。 前天又跑一趟杭州,给客户设备做维修,直到夜里十一点才回到无锡,匆匆看过几页书便睡去。   第二日,晴天。 趁着日头正好,带上随身做好的路线规划,向着黄土塘古村骑行。

  黄土塘村至今已有千年历史,然而经过时代更替,战乱改革等原因,现只存留清末民国建筑,一条青石板路,依稀能透映出古意,两旁建筑多已破败,大部分住着外来务工人员以及极少老人。

  村落古建筑只有清初武状元吴虎臣,解放后“两弹一星”功臣姚桐斌的旧宅经过维护修缮,仍旧保留古朴完整。   褪色的门板,斑驳的墙瓦,只是人物已去,铁锁空房,连最后一丝古韵也被阻住,渐渐消散在历史洪流中。

  转向东,向着严家桥古村大约骑行八九公里,便来到锡剧发源地。 该村由永兴河贯穿,形成水陆并行,河街相连的江南水乡传统民宅格局。   严家桥村有七百多年历史,古村建筑保留齐整,以清末民国初期建筑居多,部分墙壁仍保留抗战时的标语。 古村居民多数以外来务工人员居多,当我向一位中年妇人询问,房主为何不在时,妇人说道:破房烂屋,谁还愿意去住啊!顿时,我愣住了。 是啊,房屋破烂自然不能住人,但是可以重新修缮,也是能住人,并且这样的古建筑具有一定历史文化意义,对人类怎样形成一个村落以及建筑风格具有非常好的研究价值与佐证。

  望着破败的墙垣,内心一阵失落,也许若干年之后,恐怕连墙垣都没有了,我们拿什么去追思先人?文化的断层是进步的绊脚石,连屋主都不爱惜,我们更是爱莫能助。

  再向东十六公里,来到鹅湖镇北甘露镇,沿月溪河两侧目前仍存留清末古建筑,河道污浊,久未清理,码头依稀,只是少了江南水乡的身影,不似荡口古镇那般保存完整。 上下河塘建筑多已破败,马头墙孤零零立在空中,墙皮已脱落,被风雨侵蚀,终究也抵不过岁月。   寻访中遇到一位年近七十的老人,他带我到老宅去观看。 那是一间三进的清末建筑,中间有天井,用以洗衣冲澡,闲时聚客聊天,后进左边是一片竹林,后面是一个院落,前窄后宽,像一个葫芦。 旁边古屋墙垣已塌,独留几根圆木支撑,地上尽是破瓦杂草。

老人子女在南京,老伴走的早,现在独自一人留守,靠着租赁房屋过日子。   冬天的夜来得早,我乘着夕阳余晖,向住所骑回去,晚风微冷,仿若站在破败房里,冷风从四面八方袭来,冷得我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