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地养殖注册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另一个我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另一个我

  我最终,还是没有想出为什么我订不了票,似乎只能归于订票系统出了问题。   还好,我家离着不远,没了高铁还有城际公交,只是费时一点点。

  周六到家,正好十一点。

  因为没事先去超市,家中的菜已经不多了。   用冰箱里仅有的存货做了午饭,我和我妈要家中的天然气卡,水卡,电卡。

  小城镇老小区,这些东西还得去营业点充。   我妈年纪大了,腰不好,平时走不了太远的路。

所以我每次回来,都把这件事办好。

  我妈戴着老花镜,一边翻抽屉,一边嘟囔,“……上次不是充过了吗,我一个人用不了那么快。

”  我道,“那是二个月前了,我充里备着,免得我不在家的时候,你用没了充不上。

”  我妈回头,从眼镜上面看我,“两个月前,我怎么记得是半个月前。

”  我,“……”  我妈又道,“小阳,你头发怎么又长回来了?”  我,“妈你在说什么,我一直长发齐腰。 ”  我妈眼中露出迷茫,“我记得你上次回来是短头发,不齐腰,齐肩。 ”  我无语望房顶。   我妈年近七十,我是不是应该带她去查一下老年病了。

比如健忘症或是妄想症什么的。

  我只是偶然和她提过一嘴说我想把头发剪了,到她那里就变成板上钉钉了。   拿了一叠卡,我出门。   天然气里有五百,水卡里有五百,电卡里有一千。

  这老太太,还说她没取钱。

这不和我卡里转走那两千块钱对上了吗。   至于为什么会从支付宝走……支付宝代收?  搞不懂,反正钱没丢就成。   离开充卡的地方,我去市场买菜。

  我是家中独女,早年父母分开,我和我妈在这个地方相依为命。   我这次去北京工作时,把她带去过。 住了半个月她就受不了了,非要回来。   她过不好北京十几分宽的马路,不知道怎样在人潮之中挤上地铁,北京超市物价上的东西也让她一惊一诈,再加上感冒随便去医院开了几盒药就上千,让她彻底打消了原来所说的,给我做饭等我回去的念头。

  我加起班来没时候,对她少陪伴,好几次回去时已经过了午夜,老太太守着门陪我熬。

  所以,她回来成了最好的选择。

  小区住了二三十年,全是老邻居。 出门就是菜市场,过条马路就是公园,安静。   我又拜托邻居,时不时帮我妈带点菜,来家中看看她,帮着着着手,还算便利。   特意多买了一只鸡一条鱼,鱼给了隔楼的邻居嫂子,平时就是让她帮忙带菜的。 鸡给了对门,一对老夫妻。

  我敲开门时,吴大爷特别开心,吴大妈还在卫生间呢,就叫我进。

  我没进,把鸡放到了鞋柜上,“大爷,大妈,我下午还有事就不坐了,你们忙,我先回了。

”  转身,吴大妈出来,“小阳,你快拿回去,你上次拎来的鸡我们还没吃完呢。

我和你大爷老了吃不动,你二哥工作忙又不总回来……”  我怎么可能会让她塞成功,两步跑进自己家门,把门关上了。   这两口子也真是,过年时我拎去的鸡竟然还没吃完呢。   他们口中的‘你二哥’是他们的儿子,叫什么我忘记了,只知道是个警察。   吴大爷吴大妈这一生也挺坎坷,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十九当兵,在洪水中为国为民了。 小儿子考了警校,出来后枪林弹雨,有两次差点光荣了。

  回到家,我不免又跟我妈嘟囔水卡电卡燃气卡的事。   我妈对我直翻白眼,我就说你交了,你非说你没交,年纪轻轻的脑子就不灵光了。   我……  我非把她拉医院看看去不可!  坐到沙发上,我给驾校打电话约车。

考试前得练练,不练我肯定过不去。   对面一登记信息,道,“你上周不是考完了吗?再报名等半个月后。 ”  啪,挂了。

  我……  我等了一个月才敢再请一天假,专门用来考试,而且小心翼翼的和周六日连在一起,免得多耽搁时间,我怎么可能,在上周就把科二考完了!  这件事我不可能记错,我记的比我大姨妈还他妈准!  而且!听她那意思是我又没过!我一共就五次机会,第四次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没了!  心中一恼,我继续打电话!  吼了半个小时,得来对面一句,“蒋阳对吧!上面的确记录着你上周二考过一次没过。 你要说你没考过,那我们查查吧。 ”  挂了。

  我脑中嗡鸣,身子都气抖了。   什么事,我他妈特意请假回来考试,结果闹成这样。   吃半个瓜顺顺气,我打开电脑。   不管生活怎么不顺,写书还得继续,不然钱从哪来?  一上线,编辑的头像不停闪动。   我后脑又木,开新篇章,人气肯定有些波动,这是惊动她老人家了。 不过没事,我已经想好了说辞……  打开一看,编辑发来几个字:阿懒你跳槽了?  我:嗯?什么跳槽?  慕慕:是我平时给你推荐不给力吗,你在别处开文了。

  我:嗯嗯嗯?我是坨死狗啊!一本书就熬尽我心力了,我怎么可能再开一本。

  (是特么哪个小婊、子把我双开的事捅出去了,我刨她祖坟了?!)  慕慕扔过一个链接:你的大名大号,还狡辩?  我看一眼,马上否定:小可爱我去别处开书不用小号用大号,你觉得我像白痴吗?一定是有人在借我的笔名搞事。   慕慕:我就说嘛,我对你不错,你走不能不和我吱一声儿。

我去沟通,你安心写书吧,亲亲,嘛~~  变脸比翻书还快。   我长吁出一口气,还好,不是真把我双开的书翻出来了。   刚要关了聊天窗口,我又想起一件事:亲,这个月稿费什么时候发,我穷的吃土了。   慕慕:发了呀。

  扔过来发放截图。

  我:嗯?我没收到啊!!!  我连忙去查自己的稿费卡,确定真的没有到帐稿费,再次扣慕慕。

  慕慕把长单截过来,显示就在昨天,稿费已经打到我7878尾号的卡上。

  我心中沉了下,发字过去:慕慕,我没有7878的卡,我稿费卡是6690。

  慕慕:半个月前你做过卡号变更,你不记得了?  马上,把变更记录和邮过去的合同拍照过来。   姓名,蒋阳。   帐号,62262XXXXXXXXXXXX7878。

  合同右下角签字——蒋阳。   慕慕:这狗刨的字体不是你的?我收了你多少份合同了。   我脸上发寒。

  那字体的确是我的,可我没有7878的卡,我没了邮过银行变更合同,我也没有签过这几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