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地养殖注册

照护难题破冰, 新政有助释放生育欲望?

照护难题破冰, 新政有助释放生育欲望?

受访者供图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已三年,婴幼儿照护市场在高速发展的同时,规范与约束的呼声越来越高。 5月9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其中提出,将婴幼儿照护服务纳入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加快完善相关政策,强化政策引导和统筹引领,充分调动社会力量积极性,大力推动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优先支持普惠性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

“这意味着,接下来,普惠性托育中心将会大量出现”,长期关注婴幼儿照护服务市场的广东优生优育协会会长冯鎏祥表示,同时,行业将随着国家相关政策出台逐步规范化发展,进入下一个快车道。 ●南方日报记者李劼实习生陈霭洵普惠型增加,单位托儿所重出江湖政府参与支持,优先发展普惠型,让本地多家托育机构纷纷调整发展方向。

广州市越秀区今年首次试水婴幼儿照护服务,委托唐尼翰博国际保育园越秀分园从3月开始,为越秀区常住人口家庭(包括户籍和流动人口家庭),提供25个1—3岁婴幼儿全天托育服务的公益学位,并根据项目推行的实际情况逐步扩充至50个,学费可打七五折。 国家婴幼儿照护服务标准制定单位之一、唐尼翰博国际保育园的负责人曾命桃向记者表示,“我们正着手增加普惠性托育机构的比例,目前各分园都集中在珠三角地区,到年底将扩展至30家”。

位于广州的全国最大直营托育机构纽诺教育也将在今年,陆续对已有的托育园进行调整,创始人王荣辉向记者透露,“我们普惠型比率或将占一半以上,其中包括政府买单托育服务项目”。 “此前,限于成本等问题,市场托育机构的收费都在中上水平,像广州的托育园,每月保教费为3000元至7000元,个别高端去到一万元以上,甚至十多万元。

”曾命桃说。 冯鎏祥解读《意见》表示,今后不仅普惠性托育机构增加,市场还将呈现多元化,曾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遍地开花的单位托儿所或将回归。 《意见》提出:“支持用人单位以单独或联合相关单位共同举办的方式,在工作场所为职工提供福利性婴幼儿照护服务,有条件的可向附近居民开放。

鼓励支持有条件的幼儿园开设托班,招收2至3岁的幼儿”。

“各类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可根据家庭的实际需求,提供全日托、半日托、计时托、临时托等多样化的婴幼儿照护服务;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消费水平提升,提供多层次的婴幼儿照护服务”。 曾经“主管部门不清晰”,市场鱼龙混杂记者采访中了解到,《意见》出台之前,托育市场相对较为混乱,没有标准和行业规范,机构良莠不齐。 不少托育机构是以“教育咨询公司”的名义开办的早教日托,有的甚至是没有任何注册的家庭式托管。

“入行门槛很低,随随便便找个两百多平方米的地方,就开始接收孩子了,存在很大安全隐患”,曾命桃说,之前是政府主管部门不清晰,而且还多头管理,定期会有多个部门来检查,包括消防、卫生、公安等。

广州市海珠区人大代表、南洲名苑幼儿园园长刘女士曾调研发现,海珠区城乡接合部的瑞宝地区就有几十所提供个性化服务的托育机构,有部分是外来工租了一室三厅就开办的家庭作坊式托育机构,100多平方米的居室里挤满了孩子,没有在工商部门注册登记,没有任何牌照,一旦出现问题,孩子就遭殃了。 明确主管部门,行业规范将出台参考国际先进做法,0-3岁孩子照护服务机构多为卫生部门主管,曾命桃谈道:“我们曾去美国、加拿大、日本,以及中国台湾地区考察,发现3岁之前的孩子应重点关注生长发育,托育机构照护应由儿科医生进行指导”。 本次《意见》就明确了:“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工作由卫生健康部门牵头”;“卫生健康部门负责组织制定婴幼儿照护服务的政策规范,协调相关部门做好对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的监督管理,负责婴幼儿照护卫生保健和婴幼儿早期发展的业务指导”。

接下来,将进行行业规范,“我们正参与行业国家标准的制定”,曾命桃告诉记者。 《意见》提出,“到2020年,婴幼儿照护服务的政策法规体系和标准规范体系初步建立,建成一批具有示范效应的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婴幼儿照护服务水平有所提升,人民群众的婴幼儿照护服务需求得到初步满足”。

“到2025年,婴幼儿照护服务的政策法规体系和标准规范体系基本健全,多元化、多样化、覆盖城乡的婴幼儿照护服务体系基本形成,婴幼儿照护服务水平明显提升,人民群众的婴幼儿照护服务需求得到进一步满足”。 新政有助释放生育欲望新政策出台,还将有助释放生育欲望。 “2016年开放‘二孩’以来,以广州的数据来讲,越秀区的新生儿出生数量,‘二孩’占了一半比例”,曾命桃分析说,从我们越秀分园接收的孩子来看,85后、双职工家庭占大多数。 年青一代父母不希望老人过多干预孩子养育,但自己又要工作,所以托育市场需求还是非常大的,但如果行业不规范,市场做不起来的。 很多人也因为要工作、没人帮忙带孩子、养育成本高等因素,不考虑生“二孩”,所以我们也看到“二孩”放开后,国家整个的出生率是下降的。 全国妇联发布“实施全面二孩政策对家庭教育的影响”调查报告显示,受访的一孩家庭中,有生育第二个孩子意愿的仅占%,不想生或者不确定的则高达%。 80%左右的受访父母在考虑是否生第二个孩子时,首先考虑的是公共服务资源状况,报告显示,生育二孩给女性如何平衡家庭和工作间的关系带来巨大挑战。

“二孩”家庭教育、抚养现状调查显示:六成以上的家庭,在孩子上幼儿园前是由祖辈帮助带养,而近八成的父母表示与祖辈的教育观念不一致。 约三分之一的家长愿意在孩子2岁前,将其送入托幼机构,超六成家长选择在孩子2-3岁时送入幼托机构。 有了二孩后,第一个孩子表现最为突出的问题是:依赖性强、乱发脾气、情绪变化迅速、不太与人亲近交流。 超过50%的二孩家庭对于两个孩子养育存在新的困惑,希望获得多渠道多样化的家庭教育指导。 冯鎏祥表示,政府参与规范托育市场发展,让更多托育机构出现、普惠型托育机构增加,生育欲望有望因此被释放出来。